想要咬人的暴躁鹅🦢

正在狂玩的大白鹅

【亚伯拉罕家族相关】满月诡故事

#通篇都是瞎扯的设定

——————————————————


 “传说啊,在很久很久以前……”小男孩熄灭了卧室里所有的灯火,只用戏法大师的能力变出一团小小的橘黄色烛火。昏暗的橘黄色光亮只能照出他一部分的脸,“有一个残暴的皇帝叫所罗门。祂死了一次之后又复活,然后决心报复那些背叛祂的人。”小男孩故意用一种阴森可怖的语气说道,坐在对面的女孩抱紧了手里的娃娃,有些胆怯却又迫不及待地想让兄长讲出下面的故事来。

 

 “然后啊,祂就到处抓那些会旅行的人。因为这些人都是背叛祂的人的后代。祂抓到这些人之后,会慢慢折磨他们,然后把他们活生生地做成一艘艘船,会旅行的船!”说完,小男孩凑近了小女孩,摆出一副狰狞的表情,还变出一幕幕迷你版船只航行的画面,并附上些惨叫和哀嚎。

 

 小女孩尖叫一声,抱紧了娃娃。随后,她突然向前抱紧了自己的兄长。“哥哥也是会旅行的人!不能让祂抓走哥哥做成船!”

 

 小男孩停下了手里的戏法,愣了一下。他随后拍了拍女孩的后背,有些好笑地说道:“不会的不会的,这种事情永远都不会发生的啦。”

 

 不过这句话似乎并没有什么效果。小男孩安慰了好久,才让女孩相信自己一定不会被抓走做成船。“看来我不该给你讲这个故事,哈哈。”小男孩有些哭笑不得。

 

 他抬头想拉开窗帘,现在已经是夜晚了。不管怎么说,透过来的月光配合烛光才能让这个小房间变得亮堂一些。

 

 然而,一轮即将完全露出云层的月亮出现在他的面前。它散发着绯红的光泽,宛如一块巨大的红宝石。又像是谁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这个房间,还有房间里的这对小兄妹。

 

 小男孩的脸色“刷”地一声变得惨白。今晚竟然是满月。而灵感本来就高出一般非凡者的妹妹此时已经感觉到了不适。“哥哥,我头疼……”她倒在地上,用尽全力掐着手里已然陈旧的娃娃。小男孩的头脑也迅速被听不懂的呓语塞满,一下又一下地撕扯着他的神经。

 

 他艰难地挪动过去,抱紧浑身颤抖的妹妹。这样一定有用的,每次一到满月或者是血月时分,他们就像这样紧紧相拥,这样的话一定能挺过去的。

 

 然而,随着呓语程度的加强,小男孩惊恐地发现怀里的妹妹的身体开始发出点点荧光,小脸也逐渐像是融化了那样开始崩解成一个个小小的光点。这是失控的先兆。

 

 小男孩却没有办法逆转这个过程。他只能忍受着痛苦,眼看妹妹逐渐失控变成怪物。他没有松开她,反而抱的更紧。不多时,他的身体、脸也出现了星星点点的光亮。

 

 小男孩的身体和脸似乎被一起撕裂。为什么?为什么是这一次?他始终想不明白,他本来想告诉妹妹自己找到了另一位亲人的下落,可以不用再孤单。而且,他们据说还有更好地方法可以缓解满月呓语的痛苦。

 

 为什么这一次会失控?

 

 他无法控制哭了起来,怀里的妹妹几乎要维持不住人形了。他崩溃地大喊道:“别再说了!大家快要死了!别再说了!”


 努力抵抗了一会失控带来的痛苦后,他又说道:“我只有妹妹一个亲人了,求求您,不要再说了!不要再夺走我的妹妹了!”

 

 撕裂灵魂的痛苦并没有中止,小男孩也说不出话了。他绝望地闭上眼睛,还维持着原来形状的眼角流下最后一滴眼泪。

 

 突然,呓语停下了。亚伯拉罕家族的人发现今天的呓语比平时短暂得多,纷纷猜测是不是因为那位先祖快要回归了。

 

 他们打开这两个孩子的房门,想要告诉他们这一好消息时,只看到了一地的星光和血肉。


——End

【mob梅】提力安的红玫瑰(1)

#没什么逻辑,严重崩坏,不能接受就不要点

#可能会有代餐文学和直系同辈关系,不能接受就不要点


wid1169560

Q:以“我从乌鸦手中抢夺玫瑰”为开头,写一段be?

我从乌鸦手中抢走玫瑰,然后戴上单片眼镜

[现pa]Originals(1)

#初代吸血鬼AU

#cp有蒙门,白暗,天尊造,红银等,本章有蒙门

#有生子情节⚠️,接受无能请退出

#本文对洁癖极为不友好,请及时退出

#有原创人物npc,如果也接受无能的请退出

#也许第四纪第五纪人物都会有,接受无能也请退出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乌贼

————————————————————————


第五纪元1352年

 

  夜晚的贝克兰德也是璀璨明亮的。五颜六色的霓虹灯一个接一个亮起,盖过了天上星月的光芒。从飞机上远远的往下眺望,整座城市宛如一幅用荧光水彩涂过的画卷。秋季的天空格外的干净,连夜晚都是漆黑透亮的。

 

  少数老街区没有打开路灯,只有其他地方反射过来的残光照亮了一些老建筑。虽说亚利斯塔不害怕阳光,但作为吸血鬼,他还是本能地喜欢待在晚上。吸血鬼始祖们离开贝克兰德后,这里就是他和特伦索斯特,一起经营这里超凡生物和人类的关系和力量平衡。他穿着一件复古的卫衣,一条曾经流行的牛仔裤走在这个几乎废弃的老街区,回忆着昔日它的热闹和烟火气息。

 

  突然,他转过身,对着一处阴影说道:“您打算看到什么时候?”话音刚落,一位金发神父走了出来。“您找我是因为阿蒙吧?”亚利斯塔认得出亚当,一个始祖吸血鬼。亚利斯塔不久前见过阿蒙,于是被亚当找上也算是意料之中。“是的。我知道他来这里的原因,但我想原因应该不止这些。”亚当回答道。

 

  亚利斯塔沉思了半晌,最终开口道:“跟我来吧。”瞬间,街上的两道身影都消失不见。亚当跟随亚利斯塔来到了一个贝克兰德郊外的偏僻的小房子,这里是亚利斯塔的一处房产。原先属于亚伯拉罕家族,但他们家道中落后就卖给了亚利斯塔。这里的陈设很简单却又面面俱到,看起来亚利斯塔不常来这里。

 

  一进大门,亚当看到了一只魔狼蹲在壁炉旁。它的眼睛虽然是闭上的,但耳朵竖了起来,警觉地听着周围的动静。沙发上坐着另一个吸血鬼,黑色长发中掺着几缕银丝,披着一件深蓝色的大衣。他手里捧着一杯热饮,发型看上去有点凌乱,衣服上也有一些尘土和零碎的草叶,似乎刚刚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逃亡。他听到动静,抬头看了亚当一眼,又低下头解决自己手里的热饮。

 

  亚利斯塔从楼梯上下来,他刚刚烧了些热水,在房间里铺了一张地毯。他招呼亚当坐下,从冰箱里拿出一个血袋来。“你知道吗?我想和阿蒙合作。”他在亚当的对面坐下,给自己倒了点血。“我恐怕这很难。你知道的,我的弟弟讨厌被别人指挥。他通常肆意妄为,想做什么做什么。”亚当回答道。“我当然清楚这一点。”亚利斯塔回答,“但我有一个对他来说,或者对你来说无法拒绝的条件。”他说完话,坐在亚利斯塔旁边的吸血鬼不自觉地捏紧了杯子,显得有些局促不安。“您想要挟我?”亚当笑了,眼神突然变得犀利直射向亚利斯塔。“当然不敢,我对自己有几斤几两很有数。要挟算不上。”

 

  他搭上旁边人的肩膀,说道:“您的弟弟在来的路上碰到了我的朋友伯特利·亚伯拉罕,和他产生了一些感情上的小火花。然后他们有些情难自已,你知道的,爱情让人失去理智。”他装作不经意地扫了一眼他的小腹,亚当自然没放过这个小动作。“亚伯拉罕家族最近遭到了些不好的事情,被一个神秘势力到处追杀。他刚刚被我救下来。我愿意为他,以及阿蒙的孩子提供保护。”亚利斯塔正色道。

 

  亚当也通过灵视看了一下,而且亚伯拉罕家族是吸血鬼中十分特殊的存在。类似他的弟弟阿蒙,他们的身躯由无数虫豸构成,性别只在于他们想怎样表现出来。亚利斯塔确实没有撒谎。“那么你的条件是什么?我是说,对我的条件。”亚当问道,“我希望您能劝说阿蒙来和我合作。”亚利斯塔回答。“合作什么?亚利斯塔,如果你不说出个缘由来,我是不愿意答应的。毕竟,我的弟弟脾气反复无常,我也不想惹他生气。”亚当说道,转而仔细打量一旁的伯特利。

 

  他看起来不年轻也不显得苍老,是很成熟的类型。那双蓝眼睛里似乎有层层叠叠的涟漪,随着他目光的移动来回涌动变换着。是阿蒙会喜欢的类型,亚当在心里轻笑道。

 

  “好。是这样的,特伦索斯特的人带走了安提哥努斯家,就是在壁炉边趴着的那位家的一只小狼。这头小狼对我们很重要,如果我们想要成功,我需要阿蒙来和我合作。”亚利斯塔解释道,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可信,还用上了手势。“我会告诉阿蒙他需要做什么,我们有一个很可行的计划。现在我想请您去和阿蒙谈谈,说服他和我合作。”亚当没急着应答,又提问道:“你对带走特伦索斯特的人有什么了解?”亚利斯塔停顿了一下,不过一秒钟又回答道:“是一个邪教徒,就这么多。但也足够。”

 

说话间,安提哥努斯也从壁炉边转醒,慢悠悠踱步到亚当的身边,乌黑的狼眼看着他。“好。但是,您必须要保证伯特利的安全。”亚当回答道。

 

  “我自然会信守我的承诺。”亚利斯塔站起来,郑重其事地说。他送亚当离开后,关上了这栋房子的门。

 

  亚当对于亚利斯塔和特伦索斯特的争斗其实并不在乎。他答应下来,只是因为亚利斯塔对敌方了解的太少,风险很大。阿蒙偏偏喜欢刺激和挑战。还有伯特利,和他带着的那个小孩。亚当想,也许一个新的生命的到来,可以让这个伤痕累累的家族焕发出些许生机。


 ———TBC

[现pa]Originals(序)

#初代吸血鬼AU

#cp有蒙门,白暗,天尊造,红银等

#有生子情节⚠️,接受无能请退出

#本文对洁癖极为不友好,请及时退出

#有原创人物npc,如果也接受无能的请退出

#也许第四纪第五纪人物都会有,接受无能也请退出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乌贼

————————————————————————


第五纪元1036年

  

  贝克兰德是一座港口城市,也是个有着悠久历史文化的名城。虽然它现在还不是“万都之都”,也有着相当程度的繁华。港口船只往来频繁,源源不断的货物从别的地方运过来,或者中转,或者被拉到这里来进行售卖。发达的商业是造就这座城市兴旺的原因。

 

  而这一天,一艘奇怪的船只停在了岸边。它不在港口的位置,而是摇摇欲坠地夹在了礁石和珊瑚中,看上去快要搁浅了。在这片地区巡逻的士兵,队长托马斯见状,命令手下去向附近的渔民借一条船划到那附近,查看一下船里的人是否需要帮助。只是不知道怎么的,托马斯看着这艘似乎有阴影笼罩的船,心里总有种不祥的预感。

 

  甲板上空无一人,也许只是暂时没有人。士兵们搜了一圈,只发现了一些晾在板上的衣物。船舱里漆黑一片,甚至连带着楼梯也仿佛只有半截。托马斯提着煤油灯,深吸一口气后身先士卒爬下去。他感觉到有目光在注视着自己,而且不止一个。那种感觉就像是走在漆黑的森林里,被饿狼在暗处紧盯的毛骨悚然。托马斯握紧自己手里的剑,准备好和阴影里的东西战斗。队友们也一个接一个下来,聚在一起查看这座船舱的情况。

 

  地面看起来很干燥,那么应该没有进水。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若有若无的血腥味,但没有看到受伤的人,甚至也没有看到医生之类的人。但这艘船至少没有沉没的危险,托马斯松了口气后,转而观察这里的东西。船舱很黑,托马斯能看到的只有灯光照的一小片区域。船舱左边堆放的箱子装满了东西,封口很艰难地封上了。还有一些精美华丽,一看就价值不菲的物品随意地堆在角落,上面有一层灰尘。主人们似乎不把它们当作很贵重的东西。当托马斯把灯移到右边时,他瞬间汗毛倒竖,手里的灯都拿不稳了。

 

  右边摆着三口棺材。棺材的样式基本一致,外面涂着考究的红色油漆。棺盖边缘刻了细小的花纹。那纹样诡异奇怪,托马斯不敢多看。下方的正中央则刻着名字。不晓得是哪里来的勇气,托马斯把手放在棺盖突出的边缘,试图打开这口棺材。出乎意料的是,棺盖十分轻巧,很容易就能掀开。另一边提着马灯的士兵看到了棺材里的人。棺材主人并不是它们预想的骷髅或者干尸,而是一名年轻英俊的红发青年。他脸色苍白,神情安详地躺在那里。好像——

 

  好像睡着了一样。正当托马斯仔细端详这名青年时,站在对面的队友突然消失了,连一声呼救也没能发出来。他立即警觉起来,提着灯试图找到黑暗中的袭击者。他脑海里闪过了些当地人口耳相传的恐怖传说。而更让人惊恐的是,他忽然发现下来的五个人里,周围只有他,和不远处的汤姆还在。还有一名队员挣扎着向上逃到甲板上去,结果只听到了他的一声惨叫。托马斯再转头,发现汤姆也不见了。

 

  “你是当地巡逻的士兵?”一道优雅悦耳的男声从楼梯上传来。他五官柔和,面容俊美,留着黑色的长卷发,眼睛有如黑曜石一般,穿着简朴的黑白相间的袍子,嘴角还有一道没擦干净的血迹。托马斯几乎能猜测出发生了什么,但他知道这时候逃跑更是一条死路,于是颤抖着点头,回答了那名男子的问题。“多谢款待,他们的味道不错。”另一道声音从角落里传过来,托马斯只见一名留着金色过耳卷发,穿着白色神父长袍的青年放下几乎浑身是血的汤姆,站起身来擦嘴。“不过很抱歉忘了告诉你们,最好不要碰那些棺材,也不要去棺材旁边。”说着,整个船舱突然有了亮光,照出了棺材旁边角落的景象。一个留着黑色微卷短发,身穿黑色古典长袍的男人正在抱着一名士兵,忘我地啃咬他脖子上的大动脉。他旁边还躺着一具尸体,看来已经被吸得差不多了。

 

  金发青年看到了暴露在空气中的棺中人,解释道:“他们其实没有死,只是受了重伤,尤其是红头发的。那个是梅迪奇。中间是乌洛琉斯,最里面的是我的父亲。”说罢,他又指着正走下来的男人,介绍道:“这是萨斯利尔,我叫亚当。还有,”,他目光看着依然在吸血的青年,“那是我的兄弟,阿蒙。”听到自己的名字后,阿蒙抬起头,他长着宽额头,瘦脸颊,下巴上全是鲜血,右眼挂着一个单片眼镜。“呀,这里还有一个。”他勉强舔干净嘴角,看着托马斯说道。托马斯感到一阵恶寒,不禁后退一步。“够了,阿蒙。他不可以。”亚当制止他。

 

  “我们现在在哪里?”萨斯利尔问道,“贝克兰德。”托马斯回答道,他见这些人对他没有敌意,于是稍稍放松了些。“你去叫上一些人,我们有很多东西需要搬走。”萨斯利尔在船舱内部转了一圈后说道。亚当则带着他爬上楼梯,然后站在甲板上迎接。“那……你们是谁?从哪里来的?为什么要到这里来?”托马斯好奇地问道。

 

  “我们从‘神弃之地’来的”亚当回答道,“当然是为了逃避追杀。”坐在角落里的阿蒙回答道,声音里带着些吃饱后的慵懒惬意。“神弃之地?”托马斯十分疑惑,他从未在任何地图上看到过这个名字。“算了。我们是克雷特家族,来到了贝克兰德的克雷特们。不止为了逃避追杀,也是为了新的生活。”亚当远远眺望着贝克兰德,微笑着说道。


  ————TBC

[夜皇夫妇]月下夜莺

#ooc预警

#主要角色死亡

#逻辑可能有大问题

#是有世俗欲望的夜皇夫妇,想看纯爱出门右拐


wid3700442

【无cp】小猫荷官

#是廷根往事

#有捏造成分

#ooc预警


————————————————

其实廷根值夜者小队偶尔也是允许带宠物工作的,只不过需要登记一下,并且保证小动物不会乱跑。大家都是有工作的,有些同事们会对小动物的毛发过敏。而且这里有很多重要的涉及非凡领域的东西。没人有时间去抓谁谁谁的小宠物,也没有太多的精力去处理小动物们惹出来的乱子。因为有人看到了这个公告之后想把自家的猪也带过来,因此小队又加了一条:只能是体型正常的小猫小狗,或者是安静的小金鱼。


  比如这一天,有位文职人员带来了一只小猫咪。它毛色为灰黑色,两只蓝眼睛又亮又圆,像两颗干净透亮的玻璃珠。罗珊对它简直爱不释手,不仅常常抱着它,还跑下楼给小猫咪买小零食吃。这只猫也不怎么闹腾,只在饿了的时候叫唤,爱好就是喜欢钻到别人的怀里睡觉,怎么摸都不生气。一时间成为了值夜者小队的团宠。


  大概是那位文职人员也要加夜班,这只小猫也留下来和值夜者们一起守夜。今晚是伦纳德、克莱恩还有邓恩一起。因着伦纳德的一时兴起和对邓恩的软磨硬泡,他们三个一起在房间里,就着有些昏暗的光线和三杯饮料一起玩“斗邪恶”。克莱恩以前也玩过,逢年过节也时常和家里长辈来上一局,自然而然地十分熟练。邓恩就更不用说了。


  所以,伦纳德输了。勇敢的坚强的伦纳德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轻易认怂,他很干脆地认输,并且提议火速再来一局。闻言,克莱恩和邓恩也纷纷放下手里的牌并放到了桌子的中间。伦纳德把牌都集中到一起正打算打乱重洗时,那只小猫跑了过来。似乎是克莱恩晚餐吃了些味道比较重的烧肉,它刚一跑来就扒住他的裤腿使劲嗅着,然后爬到了他的怀里。它一边稳一边用爪子轻轻拨弄克莱恩的衣服,似乎是要把克莱恩“藏”在怀里的肉肉找出来。克莱恩有些好笑地看着小猫咪在他身上忙活,伸出手揉揉它的头。伦纳德也伸出了罪恶之手,大力揉搓它的后背。毛茸茸的触感让克莱恩忍不住笑了起来,果然撸猫真的可以治愈一切。


  小猫没能找到肉,于是对克莱恩失去了兴趣。它从克莱恩的怀里跳出,躲开伦纳德的手,跳到了牌桌上。那一堆五花八门的扑克牌吸引了它的注意力,让它不由自主地走过去。这些牌杂乱地堆在中间,还没来得及打乱重洗。小猫爪子一挥,发现下面还有一层扑克牌。它觉得有些好玩,便一层接一层的挥舞着小爪掀开。无意当中完成了洗牌的工作。三人都不禁笑了出来,顺便弯腰捡起落在地上的纸牌。“我觉得我们是不是可以考虑放宽带宠物方面的限制。”邓恩拿起一张黑桃K,若有所思道。克莱恩和伦纳德表示赞同。小猫咪掀到最后只剩下了深棕色的桌子,觉得无趣便跑开了。克莱恩把牌整理好,又打乱一遍后放在中间,规定着发牌顺序。伦纳德一边抓牌一边弯下腰敞开怀,示意小猫可以爬上来。


  但小猫咪无视了他,径自钻到邓恩的怀里睡了起来。邓恩腾出一只手摸摸它白色的肚子,收获了一声撒娇般的咪呜声。伦纳德似乎忘记了刚刚被小猫嫌弃,又兴高采烈地玩起了牌。出于好运,他这次抓到了最大的一张,因此伦纳德不信自己还会输。


  伦纳德手中拥有的牌完全有把握赢,但可惜的是他没长一个善于打牌的脑子。这一局又宣告失败。伦纳德不会轻易放弃,伦纳德有一颗坚持到底的心。邓恩怀里的小猫悠悠转醒了,它离开暂时的小窝,轻巧地跳上牌桌,跑向了伦纳德的方向。


  “伦纳德?伦纳德?”迷迷糊糊中,伦纳德听到了罗珊的声音。他抬起头,迎接他的是罗珊担忧的神色,以及一个小猫爪。是那只小猫。那位不知名的文职人员依然在这里工作。它喵喵叫着,不知道究竟想说什么。“我在这里睡着了?”伦纳德问道,“是的,从下午到现在,晚上九点了。”罗珊回答道。他环顾四周,是那个他们曾经玩牌的房间,只不过又翻修了一下。还是一样的圆形深棕色木桌,还有木质的椅子。他仍然坐在那时自己的位置上,但另外两张椅子已经空无一人。桌上的小猫依然是那只小猫,扑克牌也好好的放在那里。


  啊对,还少了三杯饮料。不过有没有无所谓,反正永远不会有正确的人喝了它们。伦纳德低头看两眼手上的红手套,看着另一个房间里的值夜者们。弗莱抬头看到了他,点头朝他致意。


  小猫也跳下桌子,正要去寻找自己的主人。伦纳德弯下身子抚摸了一把小猫,笑了笑,离开了那个房间。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