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爱尔兰种土豆的Esgal

澳阔隆迪的鹅老板去了中洲,在爱尔兰种土豆

扔宝钻时二梅的各种事

#ooc预警!!!!!!!ooc预警!!!!!!!!
#私设如山
#渣文笔预警!!!!!!!!!!!

——————————我是分割线——————————

 海浪拍打着悬崖,有个精灵站在悬崖边,一点也不介意溅起的水珠洒在身上。他的手中握着精灵宝钻,明亮干净的光辉透过指缝倾泻而出,被灼烧而流下的鲜血也顺着这里留下来滴在地上。


      梅格洛尔抬起手,看着父亲的造物在自己的手心发出纯净圣洁的光芒,并无情地烧灼自己的手。


      他不禁发问:究竟是为了什么?如果说一开始是为了夺回精灵宝钻,那后来又是什么?洗劫多瑞亚斯,在西瑞安河口的屠杀。他也不清楚,只知道自己被誓言折磨的痛苦不堪。


      阿瑞恩已经悬在远方的天空,向天空中央前进。梅格洛尔举起手中的宝钻,看最后一眼它的光芒,他依然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它的场景。那是在提力安,当双圣树生机依旧,精灵族正值繁盛。


      梅格洛尔将视线转移到远方,在海面上。他用力将宝钻扔了出去,看它在天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然后沉入海中渐渐消失。


       三颗精灵宝钻一颗高悬天空,一颗在地心的烈焰深处,另一颗沉入大海。除非将世界打碎重造,这三颗宝钻永远不会在聚集到一起。


       而梅格洛尔,他再也没有回到族人中来,而是永世徘徊在海边,怀着痛苦和懊悔在波涛边唱着诺多兰提。据传说是这样的。

end

碎碎念:个人总觉得,前期费诺里安们是真的为了夺回宝钻,不让父亲的心血被抢走。但是后期……感觉就像是誓言所驱逼去抢,而内心早已不怎么在乎了。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