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gal是一条狂妄的咸鱼

沉迷泰梦/佐希/赛捷等冷cp,博爱党杂食派。偶尔诈尸中土

【七夕贺文】白花

#ooc预警!!!!!!!!!!!
#是冷到北极圈的高弗
#就这么多了

——————————————————————————

Where did you go,
你要去哪呢,
How far away,
要去多远呢,
If you let me know, I'll leave out on my way,
如果你让我知道,我愿意给你让道,
But until then I'll be with you in your dreams,
但在这之前,我会在梦中陪伴你,
I'm closer to you,
我想紧紧靠着你,
Every time you fall asleep Oh~~,
每当你睡着的时候。

————《Where did you go》

          今天的高莱安和以往没有什么不一样。依旧是起床,去守墓。


      街道上尚且冷清,人们依然沉浸在梦中,连早晨的光芒也显得慵懒怠倦。警备队的队员早已忙活开来,小年轻们打着呵欠飞出去,又迅速摇摇头醒困。



      墓园很宁静,它一直都很宁静。碑上的文字默默地诉说着主人生前的辉煌,承载着那些过去的记忆。高莱安坐在长凳上,看着这些石碑,回忆着种种过往。


      不知何时,弗莱亚走过来坐在他的身边,开始说话:“我好久都没看见你了,你最近怎么样?腿还好吗?”“我很好,还有扎吉,他在那里找了女朋友……”高莱安没有接话,只是静静地听他说。“我很想你。”弗莱亚突然说道。他凝视着高莱安,“我总想见你,又不希望看见你。”“那就不要经常见了吧,免得心里难过。”高莱安回答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弗莱亚笑了,他靠着高莱安,凭借良好的视力看远处的人来人往。


       街上热闹起来了。小孩子们拿上提包去上学,大人们去上班,一切繁忙又秩序井然。“还记得第六大街的那个小公园吗?”弗莱亚歪头对高莱安说道。“记得。”高莱安颇有些怀念得说,“我们小时候特别喜欢在那一起玩。它现在扩建了。”“世界变化得真快。”弗莱亚感叹起来。



       紧接着,他们整整一天没有再交谈。他们紧紧挨在一起,看街上从热闹非凡到归于沉寂,追忆许多几乎要被遗忘的回忆。


       傍晚,高莱安要回去了。火花塔的功率相对小了一些。他站起身,旁边空无一人。凳子上只有一朵小小的白花躺着,纯洁无暇,风吹过,白花随风落地。

Way back when(上)

#是初杰
#ooc预警!!!!!!!!!!ooc预警!!!!!!!!!!!
#bug满天飞是我,人物属于圆古
#请勿代入官设

——————正文开始————————

Memories will fade if you wanted me to let you go,

回忆将褪色,如果你想让我放你走,

I've got you on your way, i feel it for you don't you know.

我在你的路上追寻,我觉得你对此一无所知。

It's a promise that I made, never be afraid.

我曾许诺,永不畏惧。

I know we'll be okay, this luck we have it cannot go.

我知道我们一定会无恙,这拥有的好运不会溜走。 

                        ————《Way back when》

     “谢谢您了银十字队长。”杰克的母亲向玛丽鞠躬,一再地表达自己的谢意。“没关系。”玛丽微笑着说道。她牵过杰克的小手,带他走进即将生活的地方。奥特大战争结束后,杰克的父母奉命去往别的星系执行任务,就把他托付给熟人肯和玛丽照顾。


       小孩子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都会有点害羞。玛丽向其他三个孩子介绍道:“这是Jack,因为他的爸爸妈妈很忙,他要和我们生活一段时间。要好好相处哦!”赛文歪着头看了看,随即招呼杰克坐到他旁边。杰克走过去坐下,赛文先开口了:“你好!我叫Seven!”然后是一阵尴尬的沉默。


       打破了沉默的还是赛文。他和杰克玩起了拍手掌的游戏。玩着玩着,杰克放下了警戒和害羞,和赛文一起欢笑着在沙发上打闹起来。


        慢慢的,大家发现杰克的话其实很多。他仿佛有一个永动机供能,讲起话来滔滔不绝,怎么都停不下来。有时,玛丽会提醒他:“你说得太多了Jack,安安静静地做一件事有时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又过了一阵子,杰克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不是因为他听进去了玛丽的话,而是有一个人愿意,并且喜欢听他说话。出人意料的是,那个人是最沉默的奥特曼。杰克就粘着他说话,从天南说到地北。“明天乐团就要表演了!今天彩排的时候指挥生病了,被替换成了别人。说实话,他比原来的那个指挥强一点……” “很多老师都说中提琴太冷门,没有多少表演可以参加。但是我就是喜欢和别人不一样的东西……”有没有主题都没有关系,反正奥特曼就喜欢听他的声音,听他的情绪变化,看他手舞足蹈的可爱模样。


        奥特曼有的时候会回复一两句,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在认真听。他总能记住杰克今天上了什么课,吃了什么,开不开心。这都是出于哥哥对弟弟的关怀。后来,因为泰罗的出生,杰克主动腾出房间和奥特曼睡一起。渐渐的,奥特曼发现这份亲情有点变质,是从那一天开始。


       那一年,杰克4800岁,是情窦初开的少年年纪。他回家对自己说,他很欣赏学校里的一个小女孩,想找个方法让她注意到自己。听到这句话时,奥特曼突然停止了手上的研究论文,有一种名叫恐慌的东西在心里蔓延、生长。杰克察觉到二哥的变化,问道:“有……有什么不好的吗?”他的语气有些谨慎,似乎是害怕奥特曼下一秒会责怪他。“怎么会呢!”奥特曼努力作出一副高兴的样子,“我也是从这个年纪过来的嘛!有喜欢的女孩子就去追啊,我……我很高兴!你就要有初恋了。” “是啊!人们总说初恋很美好,我还挺期待的。”杰克向往地说道,奥特曼手一抖,差点把数据板摔了。


      一般不会走下去的,嗯。奥特曼默默地在心里说道。不对!为什么要有这种跟吃醋一样的情绪?不对不对不对,我是他二哥。这只是因为他可能不会再粘着我了感到失落,嗯。望着上铺早就进入了梦乡的杰克,奥特曼这么想着,躺在床上睡着了。


      第二天,杰克一反既往地安静。他坐在桌子上自己做作业,然后开始趴在桌子上画画。房间里突然这么安静,奥特曼有些不习惯,他感觉有大事发生了,能让杰克连话都不想说。但是论文还有大半,他还是得完成作业。到睡觉的时候,杰克没有爬到上铺去,而是往奥特曼的身边一躺。“怎么了?”奥特曼给他盖上被子问道。“我想跟你睡。”杰克小声说道,听起来像委屈的小猫。他说着,抱住奥特曼的脖子,整个人直接贴上去。“好。”被抱住的人拍了拍杰克的后背,“表白被拒绝了?”奥特曼问道。见杰克没有答话,他就更肯定了。自己心里居然有点开心。

     “没关系,谁还没有被拒绝的时候啊?有时候,青春的魅力就在于失败多次还敢于……”奥特曼正在讲着人生大道理,低头发现怀里的杰克早就睡着了。

       他也没有再说下去,也熄灭眼灯睡了。

鹅老板的故事

#旧文补档
#渣文笔预警!!!!!!流水账预警!!!!!!!!!!!!!!!!!!!!!
#不喜欢看原创精小故事的人别进来!!!!!!!!!!!!!!!!!!!!

——————————正文开始————————————

      天鹅港港口有一个养天鹅的泰勒瑞精灵叫Esgal,他爸爸是养鹅的,爷爷是养鹅的。简单来说,他们是澳阔泷迪的养鹅家族之一。专门饲养天鹅港的看门鹅。他的妈妈是画家,弟弟是个学者。

      他从小就跟着爸爸去海边放鹅。这些大鹅很活泼,也很可爱。它们都认识Esgal,有小崽子也会让他看。他爸爸很高兴,儿子连鹅一起遛了。

       有时,Esgal会带着一群小鹅散步。为了让鹅宝宝们学会自己种族的各项技能,他就像鹅一样走路走在前面。前头一只大鹅,后面一群小鹅,这场景简直不能再温馨可爱。他的妈妈把这画了下来,挂在客厅里一直到现在。

       Esgal终于长大了。他在港口找了个小房子,离养鹅场近一些。他有一些水手朋友,总是一起喝酒吹牛。他也有过喜欢的女孩,但是怕人家嫌弃自己整天一身鹅毛,结果等到人家嫁人了都不敢表白,Esgal的爱情就这么结束了。他终于醒悟,原来养鹅才是自己的毕生追求。就这样,每天放鹅、照看鹅崽子、训练看门鹅,他觉得可以一直这样惬意下去。

       直到有一天,黑暗降临维林诺。诺多族执意要违背维拉的意愿出奔,泰勒瑞在港口阻拦,于是发生了精灵残杀精灵的惨剧。悲剧发生时,Esgal在港口正在放鹅,看不远处Eonwe王子同Feanor说话,气氛似乎很紧张。有些诺多想直接绕开他们上天鹅船,却被泰勒瑞们推到水里。突然,有谁拔剑杀死了一个推人的水手,场面就此混乱起来了。Esgal很害怕,他不曾学习过用剑,正想跑却被一脚踹进鹅堆里昏过去了,因此逃过一劫。

       等他醒过来了,发现沙滩上到处都是尸体。同胞的、诺多的,甚至还有自己的鹅。他回头看了看,还活着的同伴和鹅寥寥无几,朋友们全都死了。他蹲在地上大哭起来。有一只迈雅变成的鹅走了过来,用翅膀默默地拍拍他的后背试图安慰。

       生活还是得继续。Esgal继续过着养鹅的日子,虽然他和以前一样活泼好动,但是已经有什么不太一样了。他的灰眼睛里总是有一曾阴影。尽管他的朋友们重生了,然而他们再也无法一起喝酒吹牛。Esgal只好带点好吃的去罗瑞恩看望他们,有时会带一只鹅崽,希望这些新生命能让朋友们高兴些。

        第一纪元末的时候,维林诺大军去中洲发动了愤怒之战。结局就是魔苟斯被从阿尔达扔了出去,大快人心。Esgal也开心的不得了,把多年不舍得喝的珍藏都拿了出来,做了一顿大餐庆祝一番。

        中洲的精灵们开始西渡了。又过了很多年,Esgal在港口的船上看到了他的一个诺多朋友。他看上去憔悴了不少,眼中带着岁月磨砺所带来的沧桑。这么些年不见,双方都不知道说什么。只是默默地看着对方,然后笑一笑,说,欢迎回来。

        Esgal带他去家里吃了顿饭,毕竟他没有参加亲族残杀,没啥膈应的。他讲了中洲许多有趣的事,包括矮人、人类,还有奇特的霍比特人。Esgal听得入了迷,缠着他讲到了半夜。

       后来,诺多族的王子Maglor引进了次生子女的一些新鲜的发明。Esgal特别喜欢音响,他发现给鹅蛋放一个叫Maechal Jackson的人类的歌,崽子孵出来的快一些。他曾经尝试用小无人机放鹅,但这个行不通。通常情况下,Esgal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Esgal开起了养鹅基地,成了一个养鹅老板。就在天鹅港他的小屋周围,一点点扩建。看着小侄子们像鹅一样走路,身后跟着一群小鹅崽,忽然又想起自己无忧无虑的童年。阿瑞恩回来了,大海上覆盖着柔和的光晕。父母在一边躺着唠嗑,弟弟在整理历史资料,旁边围着几只鹅。

      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大海的故事

#我滚回钻圈啦!!回坑的第一篇文就要甜甜(不)的嘛。文笔极差求轻喷
#ooc预警!!!!!!!!渣文预警!!!!!!!!!流水账预警!!!!!!!!
#不怕辣眼睛就继续看

———————我是分割线——————————

     大海有许多故事,每一个都生动有趣。有的欢乐搞笑,有的悲伤凄凉,有的引人深思……

     在大海诞生很久后,有一群美丽的小生灵来到这里,他们叫精灵。这些小家伙很勇敢,他们渡过了大海,来到了极西之地与维拉一同生活。

      有一天,有一群叫诺多的精灵想要离开,去中洲大地向黑暗大敌开战,为夺回第一家族的费艾诺所造的精灵宝钻。他们的亲族泰勒瑞阻拦,却遭到了屠杀。鲜血染红了沙滩和大海,泰勒瑞的哭泣回荡在海边。

     后来,有一个叫奇尔丹的精灵在海岸建立了一个港口。精灵们在这里生活,富裕充足。尽管有奥克来袭,但是日子还算安宁。

     再往后,有几百个从刚多林来的遗民迁到这里。他们风尘仆仆,看上去很狼狈。他们的小王子埃雅仁迪尔开始渴望大海,想去那极西之地。他和奇尔丹关系很好,于是他们合作造了一艘叫“汶基洛特”的船,埃雅仁迪尔驾驶它航向西方。

      而他的妻子埃尔汶带着精灵宝钻的消息传到了费艾诺众子那里,他们想友好地取回他们应有之物,却因为誓言的折磨对港口发动了袭击。这是最残暴的一次。大海永远记得,那天海边孩童的哭喊,刀剑划开或刺穿皮肉的声音,倒下的尸体堆在地上,平静的港口成为了修罗场。

      再到后来就是西方大军渡海而来发动那场著名的愤怒之战,这个故事就不再赘述,大家都知道。

       第一纪元结束了。海边多了一个歌者,波涛是他的伴奏,他终日在海边怀着痛苦和懊悔,一遍遍地吟唱着诺多的哀歌。这歌者在海边徘徊了许久,直到精灵全部西渡,他依然在这里。只不过后来只剩了歌声,再也见不到他的身影。

        这就是大海古老故事中的一些。大海有许多故事,有的欢乐搞笑,有的悲伤凄凉,有的引人深思……

占tag致歉

    很想谈谈自己理解的奥特兄弟的日常,看最近tag里的文有点崩坏。

    他们虽然没有血缘关系(除赛文泰罗),但是爱让他们紧紧联系在一起,共度风风雨雨。不是亲兄弟却胜似亲兄弟。他们也许有诸多缺点,但是他们总能包容、理解对方,哥哥们会对弟弟的顽皮有点放纵,但是不是绝对的纵容。佐菲大哥更像是长兄如父的那种,对弟弟们很关心也严厉。

      弟弟们有时会捉弄佐菲大哥,这代表了弟弟们很爱大哥,但绝不代表他是个老好人,也别总欺负大哥单身,奥特兄弟里有几个是官方承认有cp的?大家还不都是单身狗。就算突然哪天给谁安个cp,佐菲大哥不会觉得虐狗啥的,会很欣慰的吧。终于有人陪着弟弟走完后半生了。

     他们会开心地聚在一起,会有争执,还可能会打架。但最终都会和好。谁让他们是一家人呢。

      以上仅是个人观点。

     

   

Ultra Family1 开学(欢脱家庭向)

#ooc预警!!!!!!!ooc预警!!!!!!!!
#有大量原创人物预警
#原脑洞来自摩登家庭,其实家庭日常很有爱,因此决定也写一个。可能会有剧中的梗。
#时间从泰罗上小学一直到小梦上小学
再屏蔽就走外网
————————正文开始————————————

       开学的第一天总是很忙碌慌张。

        玛丽今天起的很早,为了准备六个孩子的早餐,还有泰罗和艾斯的午餐。其实只是因为假期大家都起的很晚,懒散惯了。恐怕突然紧张起来的时候手忙脚乱。肯也起来帮忙了。

      “哦!妈妈,我的足球去哪了?”奥特曼很焦急,他几乎翻遍了家里的每一个角落,“我不知道,自己的东西自己收好,其实像Zoffy那样玩体操就不错,为什么要踢足球呢?”玛丽一边准备泰罗和艾斯的便当一边回答道。“这个游戏很有意思呀!我觉得我没有Zoffy哥那么灵活,自从从单杠上摔下来我就有了阴影,不想学了。”奥特曼解释道。与此同时,一边的佐菲心虚地转过去看实习资料,避免和奥特曼对视。

     那一次其实是个意外,佐菲一直都不敢说。(佐菲:那一次维护单杠本来是我的事情,但是我忘记了,以为没人维护。结果体操协会的副会长去了,往上面抹油。)

       肯给自己倒了一杯果汁,说道:“可是亲爱的,你赢过的比赛还没有Seven拿到A+的次数多。”奥特曼不知该如何反驳,因为肯说的完全没错。他沉默着拿了一块吐司,一边吃一边找东西。而赛文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从浴室里走出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Taro!Ace!”玛丽喊道。“起来吃饭,该去上学啦!” “来了!”回答的是泰罗。他背好小书包跑下楼,坐到餐桌上。“Ace呢?”肯没有看到那个总和泰罗形影不离的银色小身影。“他暑假日记忘记写了补了一晚上,现在还没起。”泰罗接过早餐说道。

      不久,艾斯慢慢悠悠地走下楼梯,他看上去有些迷糊,眼灯忽明忽暗。走进浴室时甚至撞到了门框。“嘿小伙子,怎么这么困啊?”肯问道。“昨天补作业有点晚……”艾斯回答道,语气里透露着困倦。“为什么会这么多呢?”玛丽有些疑惑,奥特小学布置的暑假日记一般不多,不到一个下午就可以写完。

      (艾斯:其实Taro也没写,我把他的也补完了。前几天我想试试切割光线,不小心把阁楼里爸爸最喜欢的柜子切碎了。Taro也在旁边,为了不让他告发我,我就答应他帮他写暑假作业。)

      玛丽认为她已经把一切都搞得井井有条,不会再出岔子。然而,奥特曼的足球不知道从哪个地方咕噜噜滚了出来,绊倒了端着牛奶的杰克,他身形不稳直接向前一扑扑到了赛文的身上,牛奶也全都倒在了他的身上。空气里弥漫着奶香味,仿佛进了牛奶站。好在事情处理得妥当,大家都完完整整地去上学了。“我身上全都是牛奶的味道!”赛文又用毛巾擦了一遍,但是味道并没有淡一些。“好了等出去风吹吹就好点了,赶紧去上学吧,我不想再收到你的老师的‘迟到信’。”玛丽催促道。她接过赛文手中的毛巾,把它挂了起来。送走最后一个孩子,她也要去上班了。

       雪莉是肯的妹妹,她个子不高,思想观念略微保守。因为她曾经是个叛逆少女,不想让女儿们走她的老路。她和一个红族的恒星观测员菲利普结了婚并有两个女儿。克里斯蒂娜上中学,今天就开学了,而梅尔达的大学还要再过几天。

        “一定要现在就把吉他拿走吗?”菲利普正在搅鸡蛋,看着克里斯蒂娜背着琴,又大包小包地拎着行李,好像很辛苦。“是的,明天要排练。”她有点累,便把手提袋放到地上歇一歇。克里斯蒂娜是红族,但她长得瘦瘦的,仿佛一推就倒。有些情况下,看人是可以根据外表的。身材细长的克里斯蒂娜确实不擅长体育。休息一会,她又拎起包裹,喊道:“没有人来帮忙吗?” “我来啦!”菲利普放下手中的鸡蛋,赶过来把她的手提袋和吉他放到门外。“我都说了多少次了,学竖笛就挺好。轻便,而且好听。”雪莉从楼上下来时说。

     “但是学吉他更受欢迎。”克里斯蒂娜辩解道。她成绩很好,却总交不到朋友。她把房门开大点,以免一会撞到天线。这恼人的小东西。“如果你是个社交白痴,学最受欢迎的乐器也没用Christina。”她走到克里斯蒂娜面前说道。

      梅尔达和雪莉一样是银族,她在高中时代可以说是交际花。虽说成绩一般,但在和别人打交道这一点上是绝对能说得过去的。

     
      克里斯蒂娜没说什么,因为她不想搭理她的姐姐。这对姐妹最近的关系有些紧张,双方总是吵架打冷战,一说话就是要吵架的架势。不过梅尔达刚刚并没有恶意。

     

      肯的哥哥傑克早上依然和往常一样,慢悠悠地起床,吃饭,帮妻子照顾一会小儿子然后去上班。他的大女儿莉莉丝已经工作了,而小儿子还没到上学的年纪。开学第一天并没有让他感到慌张或者心力交瘁,只是路上堵了点。

【泰梦车】Can I play a game with you?

#ooc预警!!!!!!
#灵感来自《五十度灰》
#好孩子千万不要点进来!!!!!
#不吃泰梦的不要点进来!!!!!!!!!!!!!!!!!!!!!!
投喂 @包子阿爵xSpidey Love  @抽不到ur的非酋  @天下戈白
链接走AO3

Ultra Family0

#臭不要脸地又开新坑系列
#重度ooc预警!!!!!!!!!!!!!!!!!!!!!!!!!!!!!
#有原创人物出没预警!!!!!!!!!!!!!!!!!!!!!!
这篇文的脑洞来自美剧摩登家庭。真的很想脑补一下这个家庭里的日常生活,大家的性格这么好一定得益于一个温馨的家庭。
#渣文笔慎入
#Ready?

——————————正文开始——————————

  小胶囊里,小光团正在努力生长。它已经长了很长时间,早就具备了自己的意识和形体。只不过正在完成从光团到一个小婴儿的过渡。赛文和奥特曼在玛丽的身后定定的盯着它看,一动不动。杰克刚和他父母从商店那里买回来一些东西,正要说“我来了!”,佐菲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又生生噎了回去。

     艾斯正趴在肯的怀里睡觉,他们来这里已经一上午了。在银十字玩累了,小弟弟还是没有长好的样子,艾斯感觉又困又无聊,小头一歪就睡了。

      小婴儿的脸已经清晰可见了。光粒子正在不断的融合进他的身体里,形成一个小小的团子。最终,所有的光粒子都消失了。小小的胶囊里,一个新的生命诞生了。

      孩子们欢呼起来,玛丽抱起了小胶囊,仔细地端详她和肯的第一个孩子。赛文和奥特曼不断地问玛丽各种问题,肯把艾斯轻轻地交给佐菲抱着。艾斯这几天又胖了一些,佐菲在接住他的时候还晃悠了一下,差点摔倒。就是这些动静,艾斯依然睡得十分香甜。

      肯看着自己的孩子,慷慨激昂地宣布道:“这是我和玛丽的第一个孩子,我决定叫他Taro。我们的太阳之子!银河未来的希望!”

       说完,小胶囊里突然传来响亮的啼哭声。“爸爸,你的声音太大了。”佐菲提醒道。其他的兄弟也同意佐菲的说法。不过这并没有吵醒艾斯的美梦。

〔泰梦〕Tonight(一辆即兴车)

#ooc预警!!!!ooc预警!!!!!!
#一辆小破车
#人称可能有些混乱,吐槽请私聊,不要日我的评论区。谢谢。
投喂 @包子阿爵xSpidey Love  @天下戈白  @抽不到ur的非酋
链接走评论